箜篌

每个少年都将死去——一个龌龊的阴谋论者看火影(2)

渡鸦王:

  【为什么被屏蔽了……因为突然火了又打了敏感tag吗→_→狗比网易的菊花太敏感了吧】


(1)


还有很多话想说,比如无限月读比如木叶和宇智波的矛盾比如这个世界设定好多不合逻辑的地方断层超明显,不过因为在写一个止鼬文我想先把想法写进那里去






时间是把杀猪刀。


  不留活口的暗部天才卡卡西变成了谁也打不过谁都能打一打的旗木五五开;


  乖巧可爱的后辈小天使鼬变成了涂指甲油戴项链的鬼畜SM大师;


  阳光灿烂乐于助人的贤二变成了品味诡异实力精分的黑贤二;


  到处瞎人狗眼的死基佬鸣佐变成了一对儿学会骗婚的死基佬鸣佐。


  哦,也不能完全说是骗婚,打完四战全忍界谁还不知道他们是一对缘定三生指腹为婚的死基佬。


  到这个地步我已经懒得黑雏田黑小樱了,岸本塑造女性角色太过失败以至于她们根本没有一个活的灵魂,岸本犯了一个直男癌作者的标准错误:塑造女角色时首先给她们的定义是“女”,而不是“人”,只是一个名为“女性”的调节气氛的东西,而不是有着独立追求和尊严的人。这种根本性的错误造成了着墨越多的女角色越讨人厌,边缘性角色反而好了很多。


  雏田的形象概括来说就是一个直男癌的完美性幻想对象,胸大无脑一往情深好像很努力但还是很菜鸡以便男性提供保护,似乎有点小倔强有点小个性但从来没有除了男人以外的其他人生目标。


  小樱从头到尾尴尬了700集一直没找到自己的位置,被设定了喜欢佐助那么为了维持纯洁性强行不能变心,即不能直接放弃也不能向鸣人一样豁出去追。




  醒醒啊姑娘,那俩死基佬不会看你的,跟你在前面后面毫无干系,死基佬眼里只有彼此。


  雏田的理想好歹还可以说是鸣人,小樱的理想是什么呢?


  没有。


宇智波的魅力之一在于,他们一旦决定要做某件事,那么为此上刀山下火海眉毛都不皱一下,如果有什么与最重要的东西起冲突,那么即使痛彻心扉也会毫不犹豫地割舍,通常我们称之为魄力。而这种魅力岸本没有施舍一丝一毫给她们,雏田和小樱只能说是直男癌思想的受害者,被创造出来就是用来被骂的。


所以鸣人从前因为伙伴离开家里只有自己而倍感落寞,现在有了妻子孩子却根本不回家;佐助究竟怎么跟小樱在一起的我们至今仍不知道,反正佐良娜长什么样佐助十来年连照片都不看一眼,偶尔回村一趟半夜去基友窗外拣衣服也不肯在家待着。


家个屁。


动画700、701两集以鸣人和雏田、佐助和小樱为题,讲的却不是鸣人和雏田的故事、佐助和小樱的故事,而是鸣人的故事和雏田的故事、佐助的故事和小樱的故事,主题如下:


鸣人篇:一个毒蘑菇差点干倒俩火影


雏田篇:宁次你死得好惨


佐助篇:尼桑是完美的、谁能不爱尼桑、上得战场下得厨房暖得龙床的尼桑


小樱篇:井野——天生会撩,奈何无屌


你以为这两个cp的双方之间毫无关系吗?


没错就是这样。


岸本真的是为了给出一个圆满结局才这样安排的吗?


他可是连小樱家里连一张跟佐助两人的合照都没有、相框里是独立的两个人这样的细节都画出来了,就差在小樱的大脑门上写上“同妻”二字了。佐助与鸣人的区别只是佐助更聪明,只要他乐意稍微哄一下小樱,就足以让一个直男癌视野下的单薄女人满足(毕竟颜值在那里),只是从前的佐助从不屑于欺骗罢了。


虽然我不是画手,但是打字这么简单的事都会不自觉地注意上上下句是不是用词重复了,想必对画手来说任何细节都不可能不经考虑就画出来吧。这个诡异的同妻结局满篇充斥着不协调,好像孩子都长大了基调很阳光,可是细节中处处体现了辛酸与不幸,别扭得人浑身难受。


因为岸本说的全是反话。


命运不可违抗,鸣人是注定的命运之子,宁次必须死。


佐助已经死了,宇智波高傲的血脉已经不存于世,佐良娜根本不是一个宇智波。


世界进入了新的时代,和平到来,过往的英雄与神魔逐渐风化,新的世界属于凡人。嘛,这种这种哲学话题还是在讨论鼬哥的时候再说吧,现在的主题是基佬和同妻。


——必须承认我对佐良娜怀有莫大的恶意,不过这都是岸本的错,火影原作和剧场版一脉相承的直男癌:博人传里博人去救鸣人,佐良娜却早早有了家庭主妇的职业道德在那里等着男人回来,而从没想过让佐良娜一起去。


所以说佐良娜根本不是一个宇智波,与摇摆不定了700集的小樱生活在一起,从没见过宇智波一往无前死犹不悔的高傲。


身为一个宇智波,可以对可以错,可以强可以弱,可以贤十可以贤二,可以救世可以灭世,唯一不能改变的是对重要的东西的无限执著。鸣人是佐良娜最崇拜的人,那么你为什么不去救他呢?


岸本说的全是反话。


同妻不会幸福,配种延续不了高贵。

评论

热度(342)

  1. 箜篌渡鸦王 转载了此文字